拒絕以核擋綠,
邁向非核減煤!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你知道,
今年底有選舉,
而且有多達十張公投選票要拿嗎?

你知道,
其中一項公投
會讓台灣繼續暴露在核災風險中嗎?

有一群支持核電的人發起號稱「以核養綠」的公投,主文是:「您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

意思是:用了近四十年的老舊核一二三廠要再延役,破爛拼裝的核四廠要重啟!

擁核公投宣稱「養綠」,是假的!擁核公投不僅沒有提升綠能,實際上更是養核又養煤。

我們要的能源轉型!

Q1

不用核電,會不會增加
燃煤空污?

不會的,非核跟減煤減空污當然可以並行!

環團長期推動,並要求政府規劃並落實「非核減煤」的能源政策目標,甚至比以核養綠減更多空污,「非核減煤」目標有:

  • 2025年達成老舊核電如期除役
  • 燃煤發電從現在的45%降到30%
  • 減少的發電量也已有更好的取代做法:再生能源提升到20%甚至更多,與燃氣發電提高到50%。
  • 節能也要積極增加:在非核逐步達成的同時,更能大幅減少燃煤發電、改善空氣品質。

事實上,「以核養綠」提出他們2025年的燃煤發電目標,除了核電要佔20%,煤電更要佔40%,比「非核減煤」還多。儘管「非核減煤」燃氣發電較多,但因為燃氣發電的空污及排碳量都比燃煤低非常多,所以整體來算,「非核減煤」遠比「以核養綠」的空污少25%、排碳量少15%!

Q2

廢核並增加綠能後,
台灣的電價會飆升嗎?

電價不會大漲,不要被誇大的謠言騙了!

所有國際能源報告都指出,隨著再生能源越來越普及,未來再生能源電價將快速大幅下降,甚至可預期未來將低於平均電價。

反觀核電,由於福島災後發現許多核安的弱點,因此核電被要求再投入更多經費來改善安全措施,以及過去除役與核廢處置實際成本被大幅低估,再加上核電興建工期不斷延長已成常態,使得核電成本不斷追加提高,財務風險持續增加,許多國際金融機構都因為成本風險問題,不願再投資核電了,轉投資越來越便宜的再生能源。

目前經濟部估算,在非核減煤政策下,考量再生能源的發展、提升燃氣、核四資產減損攤提,預計2025年後平均每度電會增加0.5元。這只是回到台灣2013至2015年間的電價水準,並不是擁核者刻意誇大的高電價。

Q3

不用核電,台灣
到底會不會缺電?

台灣已維持在穩定供電的安全範圍,
不用擔心缺電了!

今年夏天尖峰,備轉容量率已回穩到超過6%,相當於有4部台中火力機組可以備用,已無缺電危機。明年起隨著再生能源與燃氣機組陸續增加,備轉容量率會持續上升到10%以上。再搭配能源效率的提升,就更不用擔心缺電了。經過能源智庫專業估算,在非核減煤的政策期程下,只要持續做好能源效率的提升,台灣接下來都可以維持在穩定供電的安全範圍。

我想知道更多!

4. 為什麼核四廠無法使用?
Q4

為什麼
核四廠無法使用?

核四近二十年來弊端不斷,
而且沒通過原能會的安全審查,
歐盟核安專家作出最好取消興建的建議。

統包變分包,介面不同調

1995年核四招標,台電把原先的統包規劃改成分包,將最重要的核島區分包給數十個包商,使得儀控系統整合成為台電工程師口中「不可能的任務」。

弊端頻傳,違規不斷

核四工程弊端頻傳,因偷工減料、施工品質不佳、輕忽核安、經費暴增乃至官員收賄等問題,共被監院糾正六次、彈劾兩次。台電更逕自違規核准變更設計1500多件,施工與驗收過程問題重重,至今尚未完工。根據原能會管制記錄,核四建廠過程被判超過17件重大違規事件,被開出超過2290萬的罰款,另外還有近50件其他違規,被要求改善事項超過450件。

變更設計

台電違規自行變更原廠設計達395處,其中反應爐緊急冷卻水道支架焊接工程未照原設計,若爐心漏水、冷卻水又故障無法補充,恐發生嚴重輻射外洩。

淹水事件

曾連續發生三次核電廠變泡水車的淹水事件,整個系統與工程品保出了問題。核工專家林宗堯曾上書直言:「核四再繼續蓋下去,絕對不可能安全運轉!」

未通過原能會安全審查

在核能安全與風險管理領域有20年經驗的歐盟核安專家,清楚指出核四在設計上的弱點,以及在結構、系統、組件上的缺陷,更指出面對現存的自然災害,核四不可能加以改善進而達到可接受的安全層級。因此歐盟核安專家作出「最好取消核四計畫」的結論建議。

事實上,2013年經濟部要求弊端不斷的核四進行重新安檢,但當時經濟部力邀的核安專家林宗堯先生,因看不過去安檢淪為公關辭令的作文比賽,進而退出安檢小組不願背書。後來更被媒體揭露,爐心隔離冷卻系統、高壓爐心灌水系統、反應器保護系統、緊急柴油發電機系統、多處冷卻水流失事故測試等諸多重要系統的安檢測試結果,也未通過原能會的安全審查而被退回。核四如果續建運轉,絕對會是核安的大災難。

5. 核四若重啟續建,還要多少時間?花多少錢?
Q5

核四若重啟續建
還要多少時間?花多少錢?

還沒完工的核四,自始至終都是個錢坑大爛帳,工程不斷延期,預算從原本的1697億元,四度追加,目前已用掉2839億元!此外,即便公投通過,保守估計需要六到七年以上還不一定能運轉。

核四其實還沒有完工,核四的預算從原本核定的1697億元,已追加預算四次,但每次都無法履行完工日期的承諾,目前用掉的總經費已暴增到2839億元。核四成為台灣延宕最久的公共工程,也成為全世界蓋最久、造價最高的核電廠之一。

2013年台電公司曾初步估算若要啟動核四商轉,需要再投入約478億元之高額經費,但仍無法保證完工與安全,因此被立法院朝野黨團擋下,現今若要重啟核四工程,經費必將遠超過當初預估。核四於2014年僅完成1號機之試運轉測試,試運轉報告尚未獲原能會全部審核通過,仍有多項管制項目尚未完成審查,如要啟封續建需要多項安全檢查與測試,即便公投通過核四商轉,亦不可能即刻運傳,最保守估計至少需時6~7年方能完成相關程序,還不保證可運轉。

面對一個弊端連連、近乎不可能安全又不斷追加預算的錢坑核電廠,停建與廢止才是最好的停損。

6. 聽說高階核廢料可以送國外再處理、還可以再利用,所以不是問題?
Q6

聽說高階核廢料
可以送國外再處理、還可以再利用,
所以不是問題?

「高階核廢再處理」歐美大多不採用,因為無法真正解決核廢問題,而且過於昂貴。另外,沒有一個國家允許存放外國核廢料,就算花錢送到國外再處理,最後還是要運回台灣。

高階核廢再處理不是什麼靈丹妙藥,絕大多數嘗試過的國家都因過於昂貴,又無法真正解決核廢問題而放棄再處理了。

高階廢燃料棒的境外再處理不是新的技術,這個技術最主要的目的,不是為了讓核廢料消失,而是從用過燃料棒中取出鈽跟鈾後讓燃料循環使用,但取出後還是會剩許多放射性成分更複雜的萃取殘餘物,也還是高階核廢料,半衰期依舊長達一萬年。國際上許多核物質專家更擔心再處理會導致核武擴散的風險。

依據再處理技術的主要擁有者法國的法律,《放射性廢料與物質永續管理相關計劃法》第八條規定外國廢料禁止存放,所有他國生產的核廢都必須返回原國,意即,如果台灣的廢燃料棒選擇境外再處理,在花了數千億後,半衰期長達一萬年的高階萃取殘餘物還是要送回台灣,一樣無處尋找要存放數十萬年的最終處置廠址,所以高階核廢問題並沒解決。

7. 核電已使用30多年,為什麼要堅持廢核?
Q7

核電已使用30多年,
為什麼要堅持廢核?

核災是不能承受一次的「萬一」! 台灣三座老舊核電廠,都已呈現老化現象,異常違規不斷,也都不符合核電廠選址「距廠址8公里內不能有活動斷層」的規定。

台灣老舊核電廠沒發生過嚴重核災,不代表未來就不會出事,福島核電廠也是經過了延役的安全審查,但還是發生了嚴重的核災事故。

台灣三座老舊核電廠皆不符合核電廠選址規定『距廠址8公里內不能有活動斷層』,北台灣最大的活動斷層直接穿過核一廠與核二廠之間,距核一廠7公里,核二廠5公里,且核二廠就位於山腳斷層的岩漿庫孕震帶的正上方。恆春斷層直接從核三廠大門穿過,距離其反應爐系統相關區域僅800公尺!

核一二三廠過去幾年,已呈現老化的現象,分別發生過把手鬆脫、爐心襯板龜裂、錨定螺栓嚴重毀損、變壓器失火、核燃料棒破損和發電箱避雷器爆炸,過去30年間三座核電廠共有493筆違規事件,近16年間就發生164起異常事件、26次急停。

所謂「2025非核家園」的實際意涵,只是老舊核電廠運轉40年後,就到期除役不再延長而已,台灣這三座不符合地質條件,又異常違規不斷的核電廠,三十多年來沒出重大事故已是幸運,難道我們還要在40年運轉期限到期後繼續延役使用,繼續依賴好運嗎?

8. 2025年燃氣發電量占比要提高到50%,會不會有國安風險?會破壞藻礁嗎?
Q8

2025年燃氣
發電量占比要提高到50%,
會不會有國安風險?會破壞藻礁嗎?

目前已修法逐步調高燃氣的安全存量天數,因應燃氣輸送的各種風險。

燃氣發電比燃煤發電乾淨許多,未來將會大量取代燃煤發電,佔發電量的50%,同時也可提供再生能源大幅增加時的快速升降配套,這些重要功能都是核電無法取代的。

但燃氣發電增加後,確實需要審慎拿出配套,來因應燃氣輸送的各種風險。首先經濟部已經修法,逐步調高燃氣的安全存量天數,在燃氣更高占比的時候,讓安全存量提高到14天以上,整體儲槽存量也超過24天,因應短期天候不佳而燃氣船無法進港就不成問題。

其二,即便燃氣發電量增加,但系統中還是有許多低度運轉或閒置的燃煤機組,若擔心燃氣輸送因故受阻而減少氣源,其實可以閒置的燃煤機組作為少數緊急時刻的備援。長期來看,再生能源才是台灣真正的自主能源,發展綠能的腳步更不敢減緩。

當前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與觀塘藻礁生態衝突的爭議,主要是接收站地點與方案該如何設計的問題。中油的選址方案目前還是讓民間有許多疑慮,所以,過去民間早已提出許多更好的替代地點與設計規劃,可惜中油一直杯葛,不願意好好評估。因此,環保團體依舊會持續倡議更好的替代方案尋求生態與能源規劃的多贏,讓非核減煤的能源政策不會跟保護藻礁與珊瑚發生衝突。

9. 聽說日本福島核災已經恢復,真的嗎?
Q9

聽說日本福島核災
已經恢復,真的嗎?

返鄉的災民僅約15%。所謂的除污工作只是將受污表土挖起後集中堆放,無法根本消除,污水仍嚴重超標,確診甲狀腺癌的18歲以下青少年人數是災前的60倍。

福島核災是因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大震災所引起的一系列設備損毀、爐心熔毀、放射線大量外洩等核能災害事件,為全球自1986年車諾比核電廠事故以來最嚴重的核能事故。至今經過七年後,大部分災區的輻射計量已有所降低,部分區域也努力重建,但所引發社會、經濟、環境的影響,依舊衝擊著東日本地區。

只有15% 的災民回家

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建議一般人的受曝限度為1毫西弗/年,日本政府逐步解除避難指示所依據的輻射標準卻高達20毫西弗/年,寬鬆的標準引發大量批評,使得返回者相當有限。解除避難指示一年後,大多數災民認為受災故鄉仍不適合返回,返回比例只有15%上下,多是高齡者,但相關的生活與醫療福利已被取消,陷入新的困境。

沒有輻射污染了嗎?

日本政府雖然編列大筆經費進行除污工作,但所謂的除污工作並不是真的消除輻射污染,而是將受污染的表土挖起,將污染源移動集中堆放,依舊無法根本消除。事實上,福島核電廠近期也被發現其污水還是嚴重超標,日以繼夜地流向太平洋中。

兒童罹癌率大增

根據日本地球之友(FoE Japan)的最新報告,到目前為止福島縣針對18歲以下青少年進行的甲狀腺癌篩檢,共有159位確診,是災前的60倍。

天價處理費

核災的後續處理與賠償至今還沒有結束,統計指出,若將輻射污染土的最終處理費、爐心熔毀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和輻射污水的處理費等都計算進去,核災處理費恐攀升至50兆至70兆日元以上。

10. 太陽光電不是基載,會不會很不穩定?
Q10

太陽光電
不是基載,會不會很不穩定?

基載是傳統電力系統的觀念,不要被過去的傳統觀念給綁住了!

國際能源總署最新發表的《2018電力系統轉型現況》報告已指出,能源轉型下的電力系統,若要容納更多再生能源,應增進系統的「彈性」,也就是電力系統快速升降、調度的能力,來取代傳統「基載」概念。國際上近年已經有很豐碩的實務與成果。反之,核電不具有調度彈性,相當不適合與再生能源搭配,根本跟「以核養綠」的宣傳背道而馳。

夏季下午為用電尖峰,此時也是光電最有效率之際,因此增加的用電量可以靠光電補足。太陽下山後,用電尖峰也已過去。按照近年國際(如加州、澳洲與OECD等國)經驗,當光電在夜間無法供電時,透過事先儲能、熱泵、天然氣與抽蓄水力等能快速調度的能源,足以靈活搭配來供應晚間用電,減少傳統電廠上線的必要性。所以太陽下山後沒有電這一題,在國際上已經有很豐富的因應經驗囉!

因此,增加快速升降的燃氣發電、抽蓄水力的應用,增設儲能設施、智慧電網與自動化的電力需求管理,搭配更精準的天氣預測技術,這都是能搭配再生能源的具體方法。台電目前也透過軟硬體的佈建,逐步改善、提升系統的快速調度彈性中,要因應2025年再生能源占比20%不是問題。

11. 太陽能板會不會污染環境?
Q11

太陽能板
會不會污染環境?

每種能源都會有環境衝擊,但再生能源的環境衝擊是最小的。光電板製程所產生的污染,比半導體製程低很多,廢棄光電板也已經可以做到95%回收。

如果以光電板的製程來看,其實很近似於半導體。以往矽晶太陽能切晶製程大多採用砂漿切割,會產生大量碳化矽粒子、矽屑、金屬與切削油,如果沒有妥善處理,就會產生污染。因此,新一代鑽石切割技術已捨棄原有的砂漿,使用快速且高效的鑽石切割線,順利排除砂漿污染,台灣的茂迪、中美晶等太陽能廠早已轉進鑽石切割,因此污染也比半導體製程低很多。

另外,台灣企業也已開發出廢矽漿的回收技術,可以再製成煉鋼廠的原料,還可減少煉鋼的焦炭使用量進而減少空氣污染,成為循環經濟的典範。

回收的部分,目前廢棄的太陽光電板已經可以做到95%回收了,歐洲環保公司Veolia 已打造歐洲第一座太陽能專門回收廠,將太陽能板分解成玻璃、矽、塑膠、銅與銀之後,再將材料粉碎,重新用於製造新面板。不少國家也開始成立太陽能回收機構,來處理光電使用20-25年後大量的廢棄太陽能板。

台灣光電設置較晚,還未到大量回收期,但主管單位已在設計光電回收制度,包含預繳回收基金、建立生產履歷等,都是研擬中的措施。簡單來說,技術不是問題,但需要建立良善的回收制度和持續的監督,就能讓太陽能板順利回收。

12. 設置太陽能板會不會破壞農漁地、生態?
Q12

設置太陽能板會不會破壞
農漁地、生態?

太陽能發電時不會產生廢水與空污,但仍需透過前期的生態調查、土地區位審查、利害相關方的程序協商與案場設計,避免排擠生態與農地原有環境與社會功能,讓環境衝擊降到最低。

太陽能板目前只開放設置於屋頂及農業設施、地層下陷區、掩埋場與受汙染土地、鹽業用地、水庫埤塘及滯洪池。農漁用地的部分,僅允許660平方公尺以下的點狀利用,或結合溫室等農業設施,未開放大面積設置。

若要在「重要濕地」設置光電,必須先通過環評,為了生態保護,政府審查濕地上任何開發計畫時,都應進行生態調查,並諮詢地方團體,藉由嚴格審查,迴避生態及環境敏感地區。

目前確實有些個案因設置過程粗糙或選址不當引起爭議,關心環境與能源的公民必須一起來監督,可以讓太陽光電「更綠」。

13. 「能源轉型」到底是什麼?做得到嗎?
Q13

「能源轉型」
到底是什麼?做得到嗎?

面對不斷成長的用電需求,台灣習慣以蓋電廠來因應跟解決。「能源轉型」拒絕這樣短視、飲鴆止渴的作法,從「供、需」兩端進行改革。
事實上,能源轉型已經是現在式!2018年太陽光電的裝設階段目標將可達標甚至超過,年底核一一號機也將開始除役,而燃煤發電也可在今年看到顯著地減少。

台灣能源政策因長期追求眼前的低價,輕忽環境危害、災害風險與公平,面對不斷成長的用電需求,習慣以蓋電廠來因應跟解決,忽視需求面的管理以及系統效率的提升,因此民間團體長期推動的環境與能源轉型改革,絕不只是發電方式的改變,除了供給面要求逐步達成非核減煤擴大再生能源,同時也包括能源需求的效率管理,與透過外部成本內部化來帶動高耗能產業的轉型,而非只想以不可持續的核、煤發電,短視地因應所有的能源問題,這只是飲鴆止渴。

針對未來分散化的能源形態,民間團體也一直培力公民投入新能源和參與更層級的能源治理,也只有如此,才有可能翻轉過去累積的弊病,達成真正的轉型。

事實上,能源轉型已經開始啟動,2018年太陽光電的裝設階段目標將可達標甚至超過,今年底核一一號機也將開始除役,而燃煤發電也可在今年看到顯著地減少,在再生能源與燃氣發電量增加後,減幅將可再擴大。我們還要持續積極強化能源效率提升與節電的政策,能源轉型絕對不會是口號,台灣社會是有機會一起完成如此有挑戰性的轉型工作。

全台反核據點
469